2023-12-23 13:48:56 -
产品包装完整,配送及时高效!大小可调,跑步必备!


2023-12-18 16:40:52 -
大冷天也没耽误收货 特别满意

2023-12-28 22:14:58 -
曼秀伦敦滋润唇膏,套装款的更划算。不论是固态款的,还是啫喱款的,都不会油腻,润唇和保湿的效果不错,有丝丝清凉感,秋冬季节常备。


2023-12-24 17:08:59 -
由于疫情原因耽搁了,京东这次服务让我不满意,因为其它快递都已经收到,京东迟迟不能发货!说说产品,七匹狼的包一直在使用,七八年的包包口都碎了,但拉链依然结实,说明五金品质好,这款包包大小合适,装个充电宝的挺合适,放其它物品也能装下。做工依然出色,背起来样式好看,希望能再用几年,京东自营也放心,值得推荐购买!


2023-12-24 15:02:53 -
还算可以,看着很结实

2023-12-22 08:21:07 -
速度很快,看起来款式好看,不知道用起来怎样,收到货边沿看到一排小针孔,应该是针织留下的错位,厂子招了新员工啊


2023-12-27 10:31:00 -
一股织围巾太细了

2023-12-24 19:32:52 -
包还可以,比较百搭。材质也很好,比较柔软,空间不算大,A4文件放了最上面的拉链拉不上,有一点点冒出来。


2023-12-20 20:28:51 -
样式好看,对得起这个价格👍

2023-12-23 14:58:35 -
适用场合:可以,

上海舊事話百年 (43) 「八一三」抗戰爆發

上海舊事話百年 (43)   「八一三」抗戰爆發   

這裡先回顧一下日寇侵華的過程,1931年「九一八事變」﹐日本侵佔東三省﹐1932年「一二八事變」﹐日軍在上海挑起戰事﹐十九路軍以劣勢抗強敵﹐最後中日達成「淞滬停戰協定」。1937年「盧溝橋事變」﹐中日簽訂「塘沽停戰協定」,中國忍辱負重。蒋介石很清楚,以中國之實力﹐根本無法獨自戰勝日本﹐必須把中國的抗戰國際化。他決定在國際都市上海正面衝突﹐引起國際社會注意﹐甚至令戰火波及租界,直接挑起英美介入。蔣介石致電張治中「應由我先發制敵,但時機應待命令。」遂調度軍隊向上海集中。

8月13日﹐國君八十七師﹑八十八師和三十六師向日軍發起進攻﹐打響了「淞滬會戰」。以前的戰事都是日軍進攻,中方抵抗,「八一三」是中國主動向日軍發起攻擊,雙方共投入約一百萬軍隊﹐在江灣、虹口﹑閘北各處展開激戰。這是抗日戰爭第一場重要戰役﹐中國全面抗戰由此開始。

國軍堅持與日寇巷戰三個月﹐隔岸觀火的西方列強始終不肯出手相助,蔣公算盤落空,一敗塗地。10月26日﹐陳誠司令部所在地大場失守。10月31日﹐謝晉元率八十八師五二四團四百名戰士,對外號稱「八百壯士」﹐堅守四行倉庫﹐和日軍激戰四晝夜﹐點亮了中華民族心中永久的燈塔。

「八一三」事變爆發時﹐章榮初正在菱湖參加三弟章榮珊的婚禮﹐聽到消息﹐連夜趕回上海。章榮初到天津路上海紡織印染廠辦事處時﹐閘北和虹口已經戰火紛飛,全體同事人心惶惶﹐廠裡不斷打電話來﹐說已經流彈橫飛﹐玻璃都打碎了。全體工人要求發遣散費﹐以便逃難﹐計算下來至少要三萬多元。章榮初多次打電話給上海銀行經理,但電話線路時斷時續,無法取得聯繫。

8月14日﹐第八十八師攻擊虹口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【註】﹐在上海任何地方都可以望見蘇州河北被大火燒得通紅的天空,和一股股升起的濃煙,密集的槍炮聲在南京路都能聽到。租界的英法軍隊在外灘和南京路壘起了沙包工事,戒備日軍過河。

【註】1927年,,日軍第一遣外艦隊以「保護虹口區日僑」為名,建立了一支600人的陸戰隊,1932年10月,日本頒布《海軍特別陸戰隊令》,升格為上海海軍特別陸戰隊,這是日軍唯一常設的海軍陸戰隊,編制2,000人。司令部虹口東江灣路1號,建于1924年,抗戰勝利後成為國民政府淞滬警備司令部,1949年後為解放軍上海警備區司令部。

廠裡消息不斷傳來﹐形勢更加危急﹐工人迫不得已﹐把廠長團團圍住﹐要求趕快發遣散費。在這樣十萬火急的時刻﹐章榮初立刻趕到上海銀行和經理李芸候商量﹐告訴他廠裡的實情,實在無法再等了。再三請求﹐李芸候進去和陳光甫商量,最後陳光甫出來,說只能拿一萬元現鈔﹐再多是實在辦不到了。

章榮初拿了這一萬元回到辦事處﹐希望辦事處派人送到廠裡去﹐但個個低頭不作聲,沒一個人敢去。職員不敢去﹐一是怕危險﹐要進入戰火紛飛的楊樹浦﹐是否有去無回也未可知。二是數目不夠,無法應付。根據當月十三天的工資計算﹐每人至少要發二十至二十五元﹐一千五百多人要三萬多,但現在只有區區一萬元。廠裡電話一個接一個催得緊﹐如此緊急關頭﹐章榮初心一橫,對大家說﹕「你們不去﹐我不怪你們﹐但廠裡一千多人怎麼辦﹖難道他們不想早點離開廠門﹐回到家裡帶他們妻兒老小逃難去嗎﹖既然沒人敢去,但那就我自己去﹗」

他説完轉身拎起裝滿現款的箱子,坐上汽車向楊樹浦駛去。過了外白渡橋﹐汽車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飛快行駛。一路上四次遇到巡捕和軍隊阻止﹐不讓過去﹐說越下去越危險﹐馬路上已經看不見一個人了,隨時有流彈飛來。章榮初對他們說﹕「我楊樹浦廠裡一千多人在等我送錢去,好快點逃難,我怎麼能不去呢?」一關一關闖了過去。

當年閘北、提籃橋一帶是工人居住區,全是低矮簡陋的木屋木棚,一顆炮彈就是一片火海、幾十條生命。馬路上一片狼藉,被打壞的車輛,燃燬的殘屋,炸碎的磚石,散佈一地。章榮初的汽車在無人的馬路上飛馳,到華德路(現長陽路)時﹐一顆炮彈在前面爆炸,彈片飛過來﹐把汽車擋風玻璃打得粉碎﹐碎玻璃散了一車。四週炮聲隆隆﹐一聲連一聲,震耳欲聾,空氣中充滿燒焦的味道。司機也不顧危險﹐一直向前開。

前面就是楊浦港,快到工廠了,馬路中間有很多沙包,汽車開不過去,這時一個警察過來,說絕對不可以再過去了。章榮初對他說:「看見嗎,廠就在前面,廠裡一千多人在等着逃命﹐不給他們發點錢怎麼辦﹖你不讓汽車過去,我就只能拎兩箱鈔票自己跑過去,反正我非去不可的!」 這警察聽了之後,就把馬路上的沙包搬開,讓章榮初的車開過去,章榮初拿出一個銀圓給這個警察。

過了高郎橋,橋堍就是上海紡織印染廠。一進廠門﹐工人們就圍上來﹐章榮初急匆匆跑進辦公室問廠長,廠裡還有多少錢,廠長說還有三千多元。章榮初說全部拿出來,再就叫他們在空地上放了一張八仙桌﹐章榮初站在桌上﹐對工人們高聲喊話﹕「在敵人砲火進攻之下﹐工廠不得不被迫解散。在這麼緊急關頭﹐銀行不肯拿出錢來﹐我去再三商量之下﹐總算拿到一萬元。有了鈔票沒人肯送到廠裡來﹐我冒了險把鈔票送來。你們看﹐在華德路上﹐流彈打碎了汽車玻璃﹐但大家要逃難﹐我也顧不得性命了。不過每人只能發十塊錢﹐憑工卡向指定窗口去領。你們如果不答應﹐也沒有辦法﹐讓你們出口氣﹐把我打殺吧﹐但不過鈔票還是每人只有十塊。」

工人們聽他這麼一講﹐又看到他汽車上彈痕纍纍﹐只得接受這無奈的安排﹐每人領了十塊錢﹐一千多人立刻散去了。住在蘇州河橋北的職員先領十塊錢走了﹐住在橋南的用卡車送他們過橋。

有六個工人自願留守﹐章榮初把自己身上的錢﹐加上經理身上的錢全部掏出來給了他們,章榮初和廠長把工廠各車間門都鎖起來﹐爐火熄滅﹐總電閘拉下,然後一同離開。兩天後,日寇進了工廠,留守的六人,有一人被日軍打死,還有五人逃過橋進了租界﹐整個工廠被日軍佔領﹐倉庫裡價值四百萬的原料和成品都被侵略軍一把火燒了。

章榮初1928年創辦的上海紡織印染廠,兩次被英資企業壓倒﹐奮力爬起,最終被日本侵略者佔領﹐半生心血付諸東流﹐章榮初咬牙切齒的恨,和憂心如焚的痛,工廠從此沒了消息。

直到1939年初,章榮初東山再起,在大西路(今延安西路)開設了榮豐紗廠。榮豐紗廠剛開工的某日下午,廠裡來了一個警察要見章榮初,他從二樓辦公室走下去,那個警察站在樓梯下對章榮初敬禮說:「大班,你還記得我嗎,八一三你到楊樹浦廠裡去,你給了我一塊洋鈿,我就放在制服左胸的口袋裡。過了一日,東洋兵打進來,一個子彈把我打倒在地,我只覺得胸口劇痛,一摸那塊銀洋被打碎成三瓣,那顆子彈正好打在洋鈿上。我找了一年多才找到大班你,我沒什麼好報答你,今天特地來給你磕三個頭,答謝你救命之恩。」

 他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,章榮初把他扶起來,給了他五十塊錢,送他走了。

 

1937年8月13日“八一三”事變

戰區

激戰中的四行倉庫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謝晉元

星泪如雨